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基层戏曲团体在社会建设中的作用 豫剧现代戏《农家媳妇》在农村热演引发的思考  

2009-12-18 14:17:47|  分类: 文化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吴亚明]  发表日期:[2009年12月18日]

《农家媳妇》是河南省项城市豫剧团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台现代戏,20029月搬上舞台至今,已先后在河南、安徽、江苏、山西等省的数十个县、数百个村庄(台口)演出近400场,观众人数已达数十万人次,而且是每个台口的必演剧目,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成为项城市豫剧团的品牌戏、精品戏、招牌戏,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项城市委宣传部、文明办借此剧开展“道德规范进万家”活动,在全市范围内组织评选出了2000多名好媳妇。200716,《河南日报》农村版以《<农家媳妇>催生2000名好媳妇》为题,刊发了这一消息。

现代戏《农家媳妇》上演至今,收入已达数十万元,但就其社会影响和社会作用来讲,社会效益已经远远超过了经济效益,同时其社会价值也远远超出了其艺术价值,一台戏曲剧目在农村热演,不仅丰富了当地的文化生活,而且推动了当地农村的思想道德建设。这一现象,促使我们对基层戏曲团体本身所具有的社会功能有了深层次的认识,对其在当前新农村“乡风文明”建设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有了更近一步的认识,而不再仅仅把他们看作单纯的艺术表演团体。

一、《农家媳妇》在农村热演的现实意义

在当前豫东农村地区,农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较改革开放前已经发生了可喜变化,但仍然存在着不孝敬老人、不赡养老人的不良现象。凡在一些村头草庵里住着的孤苦伶仃的老人,多半是被儿子、儿媳赶出家门的父母。现在在城市里打工的不仅有打工仔、打工妹,还有一批老年打工族和乞讨族,其中也有许多是属于被不孝之子赶出家门的老人。被遗弃的老人不仅得不到基本的生活照料,而且享受不到亲情的慰藉和温暖,精神十分痛苦。不孝,已经成了人们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之一。

《农家媳妇》以不孝敬父母、不赡养老人等社会问题为切入点,讲述了一个关于“孝道”的故事:一身病的袁石磨老汉再也不想拖累二儿媳周玉兰了。玉兰是一个寡妇家,参军的丈夫在一次抗洪抢险中英勇牺牲,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可有钱的大儿媳贾香香却只愿养活婆母袁大妈——因为婆母能干活。无奈,只好抓阄养爹。一月后,袁大妈去贾香香家看望老伴,天空降大雨,袁大妈留宿老大家。贾香香在赌了一夜后回到家,说公婆破了她家的风水,硬逼着婆母祭宅……刚刚复原的贾松山,看不惯姐姐贾香香的行为,主持正义,却遭到贾香香非议。袁石磨不想让年纪轻轻的周玉兰再守着自己,决定为二儿媳玉兰征婚。周玉兰决心带着公爹改嫁,而应婚着恰恰是贾松山……该剧以舞台上鲜活的人物形象,形象化地诠释了一个永恒的主题:人,应该尽孝道。

《农家媳妇》之所以能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热演,除了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和观赏性之外,最主要的是它以夸张、对比等艺术手法,对在广大农村普遍存在的“不孝”这种不良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鞭挞。通过演农村人,说农村事,讲公道理,这出剧目成为当前农村生活的一面镜子,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农村观众的审美期待和审美心理,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情感共鸣。尤其是剧中的主要故事情节如“抓阄”、“祭宅”都有活生生的生活原型,村民们在观看演出时甚至可以说出舞台上演的就是某村某某的事。在皖北农村,一位老太太在看完《农家媳妇》后专门来到后台,拉住孝顺媳妇的扮演者赵玉环团长的手哭得站不起来,说:“你们这个戏演的就是俺家的事啊!”可以说,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是该剧能打动人心的法宝之一。

一次《农家媳妇》在山西晋城某农村演出,个别不孝媳妇在看戏过程中对号入座,因受不了道德压力和看戏村民的轻声议论和指指点点,羞愧得中途退场。看到村民们的反应如此热烈,村支书要求剧团再加演一场,情愿每人补助10元钱也要村上所有的媳妇都必须再看一遍。在这位村干部看来,《农家媳妇》不仅仅是一台戏,而且是一个对村民进行孝道教育的活生生的教材。项城市一位干部在见到剧团团长后深有感触地说:“看了你们的《农家媳妇》后,很多不孝顺的媳妇都有了不小的变化,这比俺开10场会效果都好。” 在项城市丁集镇关庄行政村,我们和村委会主任张洪文、会计张洪成以及村委会评出的三位孝媳孙渊玲、周瑞晶、冯喜玲进行了交谈。孝顺媳妇周瑞晶说:“《农家媳妇》贴近生活,贴近我们老百姓。听着这部戏时我们都在心中对照自己、尊重长者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也有做父母的一天,所以我们一定把百分之百的爱还给父母,让父母的晚年感到幸福。”

由此可见,《农家媳妇》由于反映农村现实生活,关注农村现实问题,有着鲜明的道德判断和价值取向,对应着农村观众的审美心理,有着很强的现实教育意义,所以能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热演、得到农村观众的认可,同时潜移默化地起到了“厚人论,美风化”的社会作用。


二、戏曲仍是构建“乡风文明”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当前我国农村“乡风文明”建设的进程中,传统的戏曲舞台演出仍是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戏曲文化传播仍有其他艺术形式所不具备的优势。

首先,从文化生态的角度看,当前农村地区,戏曲文化与电视文化、电影文化、网络文化等并肩而立,根本不存在谁吞并谁的问题。人们普遍认为,农村电视机普及率高,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在文化、娱乐、宣传领域电视是戏曲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然而实际情况却不如此。2007年,国家广电总局的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全国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总体上还处较低水平,存在着起点低、入户率低、“返盲”和无线覆盖效果滑坡严重等问题。目前我国广大农村地区超过80%的农民群众仍然主要依靠无线方式接收广播电视节目,一是图像质量不佳,二是能看到的频道少,三是转播电视台插播的广告多。绝大多数村民都反映,在看戏和看电视之间选择时,他们更愿意去看戏。所以,电视文化的优势地位在农村并不明显。另外,农村的戏曲传统很深厚,依旧有着很大的生存优势和竞争优势,所以电子传媒的盛行并没有动摇戏曲的根基。

第二,从传播学的角度看,同样的内容信息传播效果,传统戏曲舞台在某种程度上要优于电视。电视看的是冰冷的荧光屏中的“影像”,是活人与“影像”之间的交流,信息是单向传播的。而戏曲舞台演出,则看的是大活人,是活人与活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多了一份亲切感、融会感,信息是双向传播的。看戏是一种群体行为,看电视则是一种家庭行为甚至是一种个体行为。戏曲的传播方式是强化、集中进行的,而电视则是松散的。尤为重要的是,群体观看戏曲演出的行为还包含着一种民俗活动甚至宗教活动的因素,有一种“信息场”效应,参与者会有一种民俗活动或宗教活动的“共享”心理,它使人兴奋。特别是观演群体之间的相互感染,使戏曲群体欣赏活动具有了其他形式无法替代的心理效应。而且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多数观众的一致情绪反应势必会影响、裹挟着其他观众的情绪反应,无形中也就完成了剧目主旨思想的传达。电视仅仅在传播方式上占有便捷、优势地位,在传播效果上并没有优势。这一点在《农家媳妇》的演出中更是得到了证实。《农家媳妇》给予观众的有眼泪和欢笑,还有同情、赞美和厌恶、谴责等诸多情感体验,更有一种设身处地的“联想。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都会被带到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去比较,并在观剧的好恶评判中分出美与丑来。

第三,中国文艺向来讲究寓教于乐,戏曲更是如此。从元人夏庭芝《青楼集志》提倡的“厚人论,美风化”到陈独秀《论戏曲》一文,一直都在提倡戏曲的社会功能和教育功能。在这种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之下,中国戏曲发展史上的剧目,绝大多数都是以“合世情,关风化”为主要内容的。即使在新时期,党和政府也在强调“弘扬主旋律”。从这个角度说,注重以文化人,注重教化,既是戏曲剧目的天然属性,又是戏曲剧目的应有之义。


三、充分发挥基层戏曲团体在新农村建设中的社会功能

实际上,除了项城市豫剧团的《农家媳妇》之外,河南还有相当数量的基层戏曲团体也推出了不少好的现代戏剧目。比如唐河县豫剧团1999年创作的《青山明月》,迄今已经演出了2000多场,在当地教育领域引起了强烈反响。对项城市豫剧团、唐河县豫剧团等这一大批基层戏曲团体,我们不能单纯地以剧目演出收来衡量他们自身的价值,而应该更多地看到演出之后所取得的社会效应,更多地从基层戏曲团体在新农村建设进程中所发挥的社会功能角度来衡量。所以,就当前的时代大环境而言,如何充分发挥基层戏曲团体在构建和谐社会、建设新农村进程的社会功能和应有的作用不仅必要,而且显得尤为重要。

1、各级政府部门要充分认识基层戏曲团体的社会属性和剧目在商品属性之外具有的意识形态属性,建设好这样一支文艺宣传队伍。基层戏曲团体是直接和基层群众打交道的文艺团体,他们在传播、弘扬传统戏曲文化的同时,还积极配合各级政府部门宣传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其良好的宣传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同最广大的农民直接接触,建设好这样一支文化队伍,既可以保证基层群众不会出现文化缺失,从根本上解决农民“看戏难”的问题,也可以将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及时传达到群众那里,可谓是一举两得。尤其是对新时期基层戏曲团体在构建和谐社会和“乡风文明”建设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我们更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要多关爱基层剧团,从政策、资金层面多扶持基层剧团,充分发挥他们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的积极作用。

2、文化主管部门要积极帮助基层戏曲团体解决好人才建设问题。当前基层戏曲团体面临的两个最大的问题,一是投入经费不足,一是人才建设。人才建设问题,尤其是拔尖人才对于戏曲艺术的传承和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对基层戏曲团体来说,没有一两个有一定知名度和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来支撑台面,是绝对不行的。综观河南省境内的基层戏曲剧团,凡是演出比较活跃的,基本上都是一到两个有票房号召力的知名演员在支撑着,像项城市豫剧团的团长赵玉环、商水县豫剧团的党玉倩、商丘市豫剧一团的刘忠河等,没有他(她)们的支撑,整个团基本上也就散了。而他们之下,能挑起大梁的几乎没有,问题很是严重。以项城市豫剧团的团长赵玉环为例,她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唱红了豫东、豫西、皖东、苏北……乡下农民不一定知道县委书记、县长的尊姓大名,但不知“赵玉环”的就寥寥无几。在项城,农村群众总爱把项城市豫剧团的演出说成是“赵玉环的戏”。为“听赵玉环的戏”,十里八村的乡民,总会在开演前络绎不绝赶来,边谈论剧情边等候开演。现在赵玉环已经53岁了,假如她离开戏曲舞台,这个团的发展状况就不好说了。所以,采取措施,积极帮助基层戏曲团体解决好后备拔尖艺术人才问题,是文化主管部门必须直面的。

3、在剧目的创作和生产上,不能忽略现代戏。记得有一篇文章介绍说1935年梅兰芳访苏演出,苏联报纸评论说梅兰芳的艺术虽然极好,但内容却离开中国大众的实际生活太远。这是极为中肯的批评。从时代环境和观众的审美需求来说,戏曲如果不能结合现代生活去表现现代人的思想情感,那它就会失去现代生命力而被观众所抛弃。项城市豫剧团在丁集镇关庄行政村这个台口演出时,共演出了13个剧目,其中传统戏10个,现代戏3个,但演出现代戏的时候观众明显多于传统戏,有的人为了能在晚上的演出中抢到一个好的位置,从上午就开始占座位。从观众的年龄结构来看,演传统戏老年人居多,青年人较少,而演现代戏时则老年人、青年人所占比例基本持平。在我们的实地调研时,青年观众向我们反映,他们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好的现代戏,能看到更多的反映老百姓身边的事儿,反映实际生活的现代戏,传统戏曲舞台上的王侯将相、才子佳人毕竟离他们的现实生活太远了。在继承传统戏的同时,适当多创作、生产现代戏,既是反映现实生活的需要,更是适应戏曲演出市场的需要。只有采取这样的剧目倾斜策略,才能吸引更多的青年人,培养潜在的戏曲爱好者,也才能更好地发挥戏曲的教育作用。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基层戏曲团体对人的教育作用是潜移默化的,看不见,摸不着,但可以感觉到,是一种地域文化的无形提高。戏曲团体是我国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实传承者,社会各界要有一种文化意识来关爱、支持当地的基层戏曲团体,充分发挥他们的社会教育作用。这不仅是大力弘扬、继承优秀民族传统文化的文化意识的具体体现,而且是促进当地精神文明建设的有效手段。(来源:项城文化网

  评论这张
 
阅读(189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